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最新最新

逍遥兵王小说免费阅读(逍遥兵王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投稿 投稿 2023年01月26日 07:03:00 【最新】 14人已围观

摘要

屠刚见洛小天问许剑和郭鼎山的下落,口吐血沫,狞笑道:“杀了我吧。”

“有骨气。”

洛小天眼角升起一丝嘲弄的笑容,然后他接着说道:“有骨气的人,通常都死得很惨。”

将脚从屠刚胸膛上拿下,却放在了屠刚另一只没有受伤的脚上,一用力。

咔嚓!

骨头断裂的声音,屠刚惨叫一声,额头冒出一颗颗豆大的汗珠。

“他们在哪里?”洛小天冷冷问道。

屠刚没有说话,只是恶狠狠瞪着洛小天。

洛小天向前一步,踩在了屠刚左手,但这次他没有将屠刚的左手一下子踩断。

而是精准的脚尖踩住他的小手指,用力一压。

一阵骨骼被碾磨的声音传来,听在耳中感觉渗人之极。

“啊。”

十指连心,屠刚杀猪般的嚎叫起来。

苏应雪此时已经完全呆住了,脸上一贯如冰山般冷漠的表情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震惊、疑惑。

此时的洛小天,浑身散发出一股凌厉之极的气势,眼神犀利无比,犹如一把利剑般让人胆寒。

这家伙,好狠,他是什么人呐。

能将那么壮的屠刚高高举起,像拎一只小鸡仔一样;踩断人的骨头连眼皮都不眨一下,就像踩一个橡皮玩具一样。

这还是那个用一副色眯眯的眼神盯住自己看的人吗。

苏应雪开始觉得自己根本不了解洛小天,看不透洛小天。

“啊。”

屠刚又是一声惨叫,这次洛小天踩碎了他的左手无名指。

他想挣扎着将手挪开,但那根断裂的手指连皮带骨被洛小天踩住不放,稍微一动弹,就是一阵钻心刺骨的疼痛。

屠刚的脸已经没有一丝血色,眼神中满是绝望,“你……你是个魔鬼。”

洛小天邪邪一笑,脚尖一动,踩向了屠刚左手中指。

这一次,他先踩碎了屠刚的中指头,再慢慢踩向他的中指根。

“我说……我说。”

终于,屠刚一阵惨烈的嚎叫后崩溃了。

“许剑在南港娱乐城,郭鼎山在东和医院。”

好像生怕洛小天嫌他说得慢,再踩断他一根指头,连忙将许剑和郭鼎山的藏身地说了出来。

“那天那个老外是谁,也是你们的人吗。”

“是方鹏飞的人。”

洛小天做了个了然的神情,果然,跟自己推测的一样,看来这几天太忙,让方鹏飞这小子太逍遥了。

收拾了三狼帮,有的是时间收拾他。

洛小天叹了口气,对屠刚道:“你可以针对我,狙杀我,派人追踪我,我不会怪你,人在江江湖混,就要有杀人与被杀的觉悟;但是,你不应该动我身边的人。”

洛小天看了一眼苏应雪,问屠刚:“你知道她是我什么人吗?”

屠刚一愣,不明白洛小天问话的意思,随口答道:“顾主。”

啪!

屠刚脸上被洛小天狠狠抽了一耳光,差点哭了出来,心想你不是她保镖吗,这个回答没错啊。

“回答错误。继续。”洛小天淡淡道。

“上司。”

啪!又是一耳光。

“我……我实在不知道。”

啪啪啪,屠刚被接连扇了几耳光,脸已经肿得像猪头了。

洛小天停了手,说道:“她是我老婆,也是你能冒犯的?”

屠刚心中疑惑,不明白堂堂南宇集团总裁,嘉州的绝色美人怎么就成了洛小天这个保镖的老婆的。

苏应雪听到洛小天的话,如果是以前,好肯定会骂洛小天不要脸,一厢情愿。

但现在,洛小天这句话却让她有种异样的感觉,仿佛一种被呵护的感觉。

自从母亲离开后,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自己的心也随着年龄的增长变得越来越冷了。

洛小天脚离开了屠刚手指。

屠刚见洛小天脚离开,心中一松,就听洛小天淡淡的问道:“还有没有什么没交待的?”

屠刚摇了摇头。

“既然没有,那就上路吧!”

洛小天话音刚落,抬脚向屠刚当头踩下。

屠刚只觉眼前一黑,就失去了知觉。

洛小天回头看了看苏应雪,见她一副不认识自己的模样,看着自己的目光有几分不可思议的神色,还有一分隐藏的畏惧和疏远,不由得苦笑了下。

这些杀戮与血腥的一面,还是让她接触到了。

这样也好,这就是事实。

如果苏应雪不接受这些也无所谓,不是每个女人都能接受睡在自己身边的人手上曾经沾染过别人的鲜血。

不过好像自己想多了,今天以前她是不知道这些的,好像也不接受自己,相反还讨厌自己。

看来老头子让自己回来,讨个老婆安稳过日子的愿望要落空了。

洛小天耸耸肩,向苏应雪走了过去,先把她身上的绳子解开再说。

洛小天鬼使神差的想到城市森林会所地下室的那些器具,很不想给她解绳子。

最终,洛小天还是慢慢给她解绳子。

只是解得很慢,很慢。

一边解还一边抱怨:“这个绳子好难解!”

一个能将龟甲缚捆得那么好的人。

一个玩绳子玩得那么溜的人。

这么简单的捆绑,居然说好难解!

苏应雪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不知在想什么。

突然,她抬起头,看到洛小天的表情和居高临下看的地方,顿时就看到以前那个熟悉的洛小天又回来了。

流氓!

哪怕他是能一个打十个的能人,是杀人不眨眼的凶手,也还是一个流氓。

苏应雪本能的低头遮住敞开的领口,扭过身子,躲开了洛小天的视线。

这个混蛋,明明站身后也可以解绳子的,却偏偏要站在自己的前面。

这绳子好像也没那么难解嘛,他却偏偏半天解不开。

苏应雪有些迷糊了,洛小天哪一面才是真实的他呢。

他到底是杀人不眨眼的冷酷杀手呢,还是以前那个粗俗下流的色胚。

想了想,苏应雪得出了一个结论。

两个都是,两个都是他真实的一面。

总之,都不是好人!

忽然间,苏应雪觉得洛小天没那么可怕了。

像这样一个混蛋,自己怕他做什么。

很快,苏应雪就恢复了往常那种冰山般的神情。

洛小天慢慢的,终于在苏应雪觉得忍无可忍的时候,解开了绳子。

看着苏应雪气鼓鼓的样子,凝结冰霜的俏脸,洛小天脸上浮现了一丝笑意。

他不希望苏应雪因为看见他杀过人,而害怕他。

他要的是真实的苏应雪。

这个苏应雪,才是真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