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最新最新

贾演和贾演的父亲(贾演的儿子)

投稿 投稿 2023年01月24日 21:02:36 【最新】 2人已围观

摘要《红楼梦》里有一个很招人怜爱的人物,就是“西廊下五嫂子的儿子芸儿”。贾芸这个人物的第一次出现是在贾琏和王熙凤夫妇两人的对话中,“西廊下五嫂子的儿子”正是贾琏说的话,是对王熙凤解释这个人物的身份。“西廊下”是贾芸家的居住地址。《红楼梦》讲的是贾府的故事,以贾府为核心,贾府包括荣国府和宁国府,两座府第合起来是非常大型的建筑群。在这一大组建筑群外的外围以廊庑环绕,沿回廊两侧的街巷就叫“廊下”。贾府西侧廊庑再外围,就叫“西廊下”。从贾芸的居住地址来看,贾芸虽姓“贾”,实际上和贾府的关系已经比较疏远。

《红楼梦》里有一个很招人怜爱的人物,就是“西廊下五嫂子的儿子芸儿”。

贾芸这个人物的第一次出现是在贾琏和王熙凤夫妇两人的对话中,“西廊下五嫂子的儿子”正是贾琏说的话,是对王熙凤解释这个人物的身份。“西廊下”是贾芸家的居住地址。《红楼梦》讲的是贾府的故事,以贾府为核心,贾府包括荣国府和宁国府,两座府第合起来是非常大型的建筑群。在这一大组建筑群外的外围以廊庑环绕,沿回廊两侧的街巷就叫“廊下”。贾府西侧廊庑再外围,就叫“西廊下”。从贾芸的居住地址来看,贾芸虽姓“贾”,实际上和贾府的关系已经比较疏远。

按封建宗法制的继承制度,以嫡长子继承制为主要继承方式,当然也有很多的情况是例外,也有可能选 择其他嫡子甚至是庶子来做为继承人,这种情况非常多。比如《红楼梦》里贾政的嫡长子贾珠早亡,而宝玉只是嫡次子。或者《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曹氏家族的情况:曹雪芹祖父曹寅去世后由其子曹顒继父亲之后任江宁织造。但是曹顒死后只有遗腹子,这个还未出生的遗腹子就是曹雪芹。康熙皇帝选择了曹寅的族侄曹頫为曹寅嗣子,从法理上说也就是曹顒的弟弟、曹雪芹的叔父,令曹頫继曹顒之后再为江宁织造。

从这些复杂的宗法继承事例来说,可以看出来一个情况:大宗族的继承发展犹如一棵大树,每一代的宗子继承人代代相传就构成了树的主干,这就是大宗。而其他没有入承主干的子孙们犹如开枝散叶的支庶,就是小宗。所以,主干可以一直保持,支庶也会一直发展,大宗延绵不绝,每一支小宗又有自己这一支之内的大宗和小宗,所以同姓同族而支脉繁多,其实上都姓“贾”可能关系已经很远了。

贾府最早一代的宁国府主人和荣国府主人是兄弟两,即贾演和贾源,贾演就是第一代宁国公,贾源是第一代荣国公。第二代的代表人物:贾代化和贾代善。贾代化是宁国公贾演的继承人;贾代善是荣国公贾源的继承人。而贾母,就是贾代善的妻子,故事里贾府在世的长辈里辈份最高的人。其次还有一个辈份高的人就是去做道士的贾敬,原本宁国府辈份最高的人,贾代化的儿子,贾珍的父亲。贾敬是贾府第三代,第三代还有荣国府的贾赦、贾政,也就是宝玉的父辈。贾府第四代就是宝玉这一代。宁府的贾珍、荣府的贾琏,宝玉的死去的哥哥贾珠、庶弟贾环等等,还有元、迎、叹、惜四春都是这一辈的。再下一辈,贾府第五代,就是贾珠的儿子贾兰了、贾珍的儿子贾蓉。

以上提到的都是住在宁、荣二府的,贾府这棵大树主干上的人物。这里面尚且有亲疏远近,更别提什么西廊下五嫂子的儿子芸儿了。既然贾琏说是“五嫂子”那么贾琏和贾芸的父亲就是一个辈份,而贾芸就是贾琏的子侄辈,同样也是宝玉的子侄辈。贾琏只说“五嫂子”,书里也没有详细交待贾芸的父祖辈,这个应名的贾府第五代子弟应该并不是宁国公和荣国公的后代,应该只是“贾”姓宗族里的一个族中子弟。其实从关系上说,这样的族中子弟大概也不如异性亲戚和贾府核心人物的关系更亲近。如果不是贾芸有心亲近,说他和贾琏、宝玉等形同路人也不为过。

贾芸出场的时候,书里对他进行了形貌的描写,最重要写到贾芸的年龄。宝玉看他时,在宝玉眼里,贾芸十八、九岁,长得斯文清秀,应该是对他很好感。但是宝玉并不认识他,所以说和形同陌路差不多,只是有个同族的名份。后来闲聊,贾芸自己说是“十八岁”。而宝玉这时候多大呢?用贾琏的话说,“人家比你大四五岁呢。”可见宝玉也只有十四、五岁。宝玉应该超不过十五岁,他叫“姐姐”的宝钗才过十五岁生日。宝玉多大不重要,重要的是贾芸比他大四、五岁。

宝玉本来是玩笑一句说,“你倒比先越发出挑了,倒象是我的儿子。”贾芸立刻就是很伶俐地把宝玉的玩笑话坐实了,认了宝玉做“父亲”。既然是同姓同宗,从辈份上说,这也没什么不可以的。但是从贾琏的态度来看,这显然是个笑话,贾琏对宝玉说,“好不害臊!人家比你大四五岁呢,就替你作儿子了?”可见,在贾琏看来,父子之间正确的年龄差还是应该父亲年长、儿子年少,而不仅仅是辈份的问题。说宝玉害臊其实也就是说贾芸害臊。在贾琏看来这事是不妥当的,这应当是当时的一个普遍公认的社会观念。

但是“辈份”这东西很神奇。汉高祖刘邦的庶长子齐王刘肥为了保命把自己同父异母亲妹妹、吕后的女儿鲁元公主奉为自己封国齐国的王太后,这也等于是认了为“母亲”。唐高祖的女儿千金公主认孙媳妇辈的高宗皇后、武周皇帝武则天为义母,这更是乱了辈份。这些父母子女、姑舅叔姨的称呼其实成了攀关系的工具。也正是不甘心被排除在大族核心主干之外的人拉近关系的有效手段。贾芸也正是利用了这个方法,让自己接近贾府的主干与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