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最新最新

苏玖长什么样(苏玖长什么样图片)

投稿 投稿 2023年01月23日 15:02:03 【最新】 9人已围观

摘要苏玖却不置可否,“是你不对,如果不是你,赵寿民不可能揽下这个工程,现在我的父亲也不会被那些人逼的当初昏倒,现在躺在病床上!”

苏玖却不置可否,“是你不对,如果不是你,赵寿民不可能揽下这个工程,现在我的父亲也不会被那些人逼的当初昏倒,现在躺在病床上!”

“你所谓的不自私,就是要把爸爸置于不顾之地吗?”

赵寿民怎样的人苏可儿不可能不清楚,然而她还让父亲将这个工程给他。

在这个世上,她就这么一个亲人,她离开家三年,然而再见,却没想到会有可能天人永别。

苏可儿被苏玖吓得脚下一踉跄,下意识的躲在沈钧的怀里。

沈钧皱着眉,搂着苏可儿,“苏玖,可儿是念及亲情,才这样做,她没有想到赵寿民会这么狠,更不像你这么……明白事理,可以将任何事分的那么清,苏博弈也是她的父亲,事情变成这样,她也不愿意看到。”

男人淡淡的说道,语气里夹着对她的不满,苏玖慢慢抬眸,逼着自己,对上男人的眼睛。

这是三年来,她第一次听到他喊她的名字,方才,她连他的面容都有点不敢去看,他却能对着她这么毫无顾忌的指责她。

三年了,她离开了三年,可是再见到,却还是会难过,会感觉有根针,在她的心口扎着,疼的她无法呼吸。

他始终相信苏可儿,维护苏可儿,却从来没有相信过她,维护过她。

哪怕是她在最需要他的时候。

所以,他更不会在现在设身处地的站在她的角度,去想苏可儿一时的心软,带给她的却是无尽的伤痛。

只会觉得她心狠,不讲感情。

沈钧的话犹如刀子般在她的心口扎进去,面上却并未显露半分,苏玖踏着十厘米的高跟鞋,一步一步走到苏可儿的面前,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你告诉你舅舅,爸爸如果有什么差池,他就做好拿命来偿的准备。“

苏可儿本来就被沈钧搂着,苏玖这么一说,她脚下一软,沈钧更用力的将她抱住。

“姐,姐姐……不要这样,他是我舅舅啊!”

苏可儿抓着沈钧的衣袖,眼睛里充满了无助与委屈,苏玖再想说,沈钧立刻皱眉制止,“苏玖,你别太过分,不要吓坏可儿!”

她吓她?

她的爸爸躺在病床上,生死未卜,还有一起人命官司压着,肇事者赵寿民却逍遥法外,他们是想看她爸爸死吗?

她面上还是不怒,忽然一笑,而那双桃花眼里却皆是满满的凉意。

“吓不吓的,到时候就知道了,还有啊可儿,你这么柔弱,在床上怎么经得起沈钧折腾的?“

苏可儿满脸羞红,沈钧也感觉自己被羞辱了般,苏玖却嘴角勾起一丝冷笑,转身朝外走去。

“均,现在怎么办?我舅舅,会真的出事吗?“苏可儿泪眼婆娑的看向沈钧,似他才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

沈钧不敢去对视苏可儿的目光,他的脑海里还充斥着苏玖的身影。

她的容颜还是那么的漂亮,身材紧致,好似三年的时光在她的身上从未流逝一般。

沈钧胡乱的应付苏可儿,“放心,现在最重要的,是钱,她找到赵寿民,没有赔偿款仍然于事无补,如果想将它撑起来,就必须有钱。”

苏可儿眼睛瞬间亮起来,“均,我听说,周家有一个儿子,三十二岁还未娶妻,周夫人对儿媳妇这件事很愁,如果这事成了,周夫人肯定会帮我们的。”

“你是说……把苏玖嫁进周家?”

周家有一子周浩,听说对女人十分暴虐,私底下已经玩死过不少女人,无人敢嫁。

苏玖……

苏可儿似是看清了沈钧心里的想法,依偎在沈钧的身上娇媚的说道,“均,我见过周公子,是一个很温和的人,怕是有些人嫁不进周家才传出那些传言的,而且苏玖是我姐姐,我想保住舅舅,也不会害姐姐。”

沈钧的眼底有些犹豫,苏可儿见状,声音越发的委屈,“均,难道你想看我舅舅去坐牢吗?“

沈钧最受不得苏可儿这样的神情,拍了拍她的肩,“好,听你的。”

*

苏玖一个人走在路上,明明是六月,她却感觉莫名的冷,她张望着四周欢声笑语的人群,却突然觉得A城对自己是那么的陌生,那么的格格不入。

这些年,因为工作关系,她一个人去过很多地方,尽量少回京城,因为她的刻意,他们三年都没有这般正面见彼此。

沈钧明明很自私,不值得她去想,可是她的心里还是会痛,还是会想起他,不敢去面对他,面对曾经的感情。

苏玖朝巷子里面走,忽见一酒吧,神使鬼差的,她朝里面走去。

灯光迷离,舞池内,许多人都随着音乐高歌跳舞,苏玖拿起吧台处刚调好的最烈的酒直接猛灌了下去。

“这位小姐……”

苏玖不等他说完,直接拿出一沓钞票扔在桌上,继续喝旁边一杯。

一杯又一杯高浓度的威士忌喝了下去,不去想父亲的事,不去想沈钧的事,她不给自己任何间歇的机会,拼命的灌酒。

她可以在沈钧面前佯装坚强,可以在任何人的面前装作无所畏惧,但是,她无法骗自己,无法告诉自己真的很好。

十几杯威士忌,不到五分钟的时间苏玖全部喝完,服务生都不太忍心,“小姐,您这样喝,很容易醉的。”

苏玖晃了晃手中的空杯,桃花眼微挑,“你们这里的酒是水做的吗?一点感觉都没有,给我你们这里最烈的酒!”

服务生犹豫了下,苏玖态度坚决,他只好调,很快便将酒推到苏玖的面前,“这是forgetformer,我们这里的主打酒,只是这一杯喝下去……”

话还未完,苏玖拿起酒杯一饮而尽,辛辣的冲击感贯穿整个身体,瞬间清醒,可不过三秒,仿佛被麻醉般的感觉立刻涌了上来。

苏玖趴在桌上,下意识的掏出手机,可一摸口袋,竟然摸到一张名片。

“如果你需要帮忙,就打这上面的电话。”

二十几个小时前,有个男人和她说过这样的话,即使不是骗她,她如今在A城,他怎可能帮得了她?

2

然,苏玖却神使鬼差的,对着名片,醉醺醺的拨打那一串号码,没成想,竟然接通了。

“嘟嘟嘟……“

三声之后,男人的声音从那旁传来。

“哪位?”

他的语气微冷,没有过多的情绪投射,两个字,却让苏玖愣住。

苏玖没有回应,五秒过后,那边传来忙音。

她再打过去,男人接通,仍旧是冷冰冰的语气,“哪位?”

苏玖想了想,还未想好,那边又挂断了电话。

苏玖再打,那边还未曾说话,她便已出声,带着醉意,“无耻之徒,不是说要帮我吗?”

那边传来微微的停顿,就在苏玖以为电话已挂断时,男人的声音再次传来。

“在哪里?”

苏玖未曾答话,传来欲哭无泪的声音,“先生,这里是Tomorrow酒吧,她醉倒了,您快过来把这位小姐带走吧。”

“京城?”

“是啊。”

“好。”

皇甫爵将电话挂断,回身,身边两位心腹继续焦急的说道。

“zongtong,现在形势危急,虽然您坐上了这个位置,但一日您没有继承人,朝局就一日不稳啊!”

“是啊,zongtong,这次您在F国遇刺,就表明有人已经蠢蠢欲动,只有有了继承人,他们才不会如此胆大妄为!”

皇甫爵的眸黑的深邃,“我知道了,你们回去。”

两位首相还想再劝,但皇甫爵却已经下了逐客令,他们只好将话吞进肚子里,恭敬的应道,“是。”

门内,走出一个身形欣长的男人,皇甫爵冷声问道,“还是没有办法么?”

“是的。”傅景臣擅自坐下,“你的血液里有特殊的成分,会比平常男人更加容易……可一般女人受不了你的血液,更别说那样强烈的结合,只有至阴至纯的女人,碰到您的血才不会有事,而且能够克制你体内的雄性。”

“这样的女人多吗?”

“千万挑一。”傅景臣以肯定的口吻道。

皇甫爵眸色深深,并未说话。

“另外,我认为,您还是不要冲太多的凉水澡,如果您这样一直克制,很有可能再也不能……咳咳……其实适当弄几个女人发泄一下也是可以的,她们这也算是为国捐……”

皇甫爵一道冷光射过来,傅景臣立刻闭嘴,耸了耸肩,所有未说完的话都写在了神情上。

“你可以滚了。”

凌晨两点

TOMORROW酒吧,酒吧人群耸动,灯光四射,在外面便能感受到里面嘈杂而喧嚣。

离巷口还有数十米的第四辆劳斯莱斯内,男人眸光沉静,侧脸薄唇轻吐两个字,“清场。”

几道身影立刻在黑暗中出现,不过三秒,原本嘈杂的酒吧立刻安静,一个人都没有。

只是很浓的味道还未散去。”阁下,已经清理完毕。“身边之人夜鹰恭敬的说道。

“恩。”皇甫爵应了声,抬腿,便阔步朝前走去。

夜鹰立刻挥了挥手,十几名保镖在外围成圈,八名跟着皇甫爵进去。

吧台处,皇甫爵扫了一眼,便看到在最边上,有一个娇小的身影,就在这嘈杂之处,趴在那里沉沉的睡去。

几乎不用任何证明,他确认,那就是她。

皇甫爵走过去,站在她的面前,她睡的很沉,可眼角处却还挂着泪。

二十几个小时前,他见她,她还是那个瞪着眼睛骂他“无耻!”的女孩。

没成想,都已经飞过半个地球,他竟然能和她在这里相遇。

还是以这样的方式。

她很漂亮,漂亮中甚至带些妩媚,但却意外的,不让他反感。

不知梦见什么,苏玖的眉皱的更紧,下意识的,皇甫爵将她的眉头抚平,又将她的泪水拭去。

就在此刻,苏玖突然睁开眼,看向皇甫爵。

皇甫爵微动,保持着弯腰的姿势,苏玖慢慢的,慢慢的凑近,两人的睫毛似都要撞在一起,唇与唇之间也不过毫米距离。

只感觉柔软的触感在唇间一扫而过,苏玖便突然一倒,直接倒在了皇甫爵的肩头上。

看来,她方才压根就没醒。

深邃的眸内闪过一丝晦暗,伸手,“针筒。”

话落,立刻有只针筒递在他的掌内,他就着她的手腕,抽了一管血,夜鹰立刻接住,“给傅景臣拿去分析。”

“是!”

男人将苏玖托起抱住,眼里闪过一丝讶异。

看起来那么瘦的人,竟然还不算太轻。

“zongtong,您是要把她带回您的住所?”

皇甫爵微微沉思,“去酒店。”

“是。”

翌日

苏玖坐在早餐店,只觉得眼皮直跳。

她只记得自己喝了很多酒,其他的,一概不知。

至于怎么到的酒店,换了衣服,她更是不清楚。

但是,身体没有任何意象,苏玖自然知道昨天什么都没有发生。

揉了揉眉,喝了一碗热乎乎的豆浆,头还是疼的厉害,此刻,电话进来。

虽然没有任何名字显示,但那熟悉的一串数字,却让她的手指尖微微有些颤抖。

平复好自己的心情,她将电话接通,沈钧的声音传来,“十点,到蓝岸咖啡厅,不要拒绝,你父亲的事,我已经有了对策。”

苏玖眸光微动,良久,才道,“好。”

十点

沈钧站在蓝岸门外吸着烟,见到苏玖出现,将烟熄灭,笑着道,“来啦。”说完便伸手似要带她进去。

他声音温和,仿佛还是三年前那个人,而不是昨日皱着眉指责她说“苏玖,你别太过分!”

苏玖微蹙黛眉,直接越过沈钧走了进去,问道,“你是不是找到赵寿民了?”

沈钧不答,将包厢门打开,那个包厢里坐着的,还有另外一个男人。

“这是周公子,周家的少爷。”沈钧介绍道。

周万豪上下打量了下苏玖,与沈钧对视了一眼,神情中露出满意,“苏小姐,想要吃什么,哥哥我都请得起!”

她虽然不怎么回A城,但并不是万事都不知晓,更何况作为主播,有些东西知道的还比旁人多些,周万豪是怎样的人,她还是略有耳闻。

“小玖,周公子听说了你们家的事,表示十分愿意帮忙。”沈钧出声说道。

周万豪贪婪的看着苏玖的容貌,“是啊苏小姐,您放心,就人命那件小事,我们周家还是可以摆平的!”

“噢,什么事都能摆平?”

3

“那是!”周万豪一听有戏,迫不及待的去摸苏玖的手。

苏玖的手白皙修长,每一根手指都如葱一般,似是在向他发出无声的诱惑。

苏玖仍笑意满满,可就在周万豪碰到她手指间之时,周万豪只觉一阵剧痛,整个手瞬间麻木!

出了咖啡厅,拐过墙角,苏玖突然转身看向一直跟在她身后的沈钧,怒极反笑,“沈钧,你不觉得你做的太过分了吗?”

沈钧的眼神有些躲避,“苏玖,我这是在帮你,这是救苏家最好的方式。”

“帮我?”苏玖冷笑,一双漂亮的桃花眼此刻却含着讥讽,“沈钧,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改行做起这拉皮条的生意了?”

她话说的毒辣,记忆中,她明明是温柔爱笑的女孩子,对他从来不说重话,那双眼,也曾经用倾慕的眼神看过她。

而此刻,她竟然一点余地都不留。

怒从心生,恶意的话立刻涌了出来,沈钧看向那张漂亮的脸,低声道,“当年都脱光了和别的男人躺在床上,你还有什么不可以卖的?还是说,是不是因为他不是宫越,没有宫家那么有钱,所以你看不上?”

“啪!”

巴掌声瞬间响起,苏玖目光很冷,“沈钧,我真的很庆幸,当年没有一错再错下去。”

沈钧怒极,“苏玖,你还真当自己是贞洁烈女,看你一脸的狐媚样,分明就是等着男人上!”

这个女人,和她谈了三年的恋爱,却不愿让他碰,转身倒和别的男人躺在一张床上!

想着,他强硬的去扼住女人的手,想要吻她。

苏玖直接一脚踹在沈钧的要害处,沈钧痛的起不了身,苏玖看都不看一眼,踩着高跟鞋离去。

走进一条巷子内,低沉的声音忽然在身后响起。

“你倒是挺狠的。”

苏玖转身,看着身后突然出现的男人,皱眉问道,“你是谁?”

身后一群黑衣人只觉一股比方才更低的气压无形的压迫着他们,这姑娘,竟然连zongtong都不认得?

皇甫爵墨黑的眼睛盯着苏玖,突然,他一揽她的腰,霸道的吻住她的唇,一番啃噬,这才放开,嗓音低沉,看着苏玖,问道,“记起来了么?”

“无耻!”

苏玖怒道,一巴掌又要呼过去,男人却紧紧的扼住她细细的手腕,眉拧的微紧,“打人这种习惯很不好。”

“谁让有些人欠打!”

此话一出,周围气压立刻低了几分,皇甫爵手微微示意,周围又似如常。

夜鹰往前一步,在皇甫爵身后轻声道,“阁下,会议马上就要开始了。”

皇甫爵看向苏玖,声音沉沉,“你跟我去。”

“阁下!”夜鹰皱眉,立刻制止。

“无碍,你给她戴上耳机。”

说完,又看向苏玖,“待会我伸手,你就咬下去,要咬出血来,明白吗?”

苏玖斜眼看他,“不明白,我走了,后会无期。”

说罢,转身便朝外走去,然而,她的手腕,却被男人扼住。

苏玖皱眉,看向皇甫爵。

“只要你配合,我保证你父亲,安然无恙。”男人眸光深深,自成威严。

“你怎么知道我的事?”苏玖警觉。

男人未曾回答,只问,“愿不愿意?”

苏玖并不相信男人有这样的实力,人命关天,若他不有权有势,怎可能有这样的能耐?

但为了父亲,哪怕是赌,她也愿意赌上一次。

“好!”

苏玖,秀气的眉毛微微挑起,那双微微挑起的桃花眼坚定的看向皇甫爵,她只是想表明她的决心,却不知,那眉目间在外人看来皆是一股诱惑。

皇甫爵微微拧眉,声音冰冷似命令,“不要gouyin我。”

“……”

她根本没有这个想法好不好?!

大型会议室

苏玖提前戴上耳塞,拿了张小凳,坐在桌子里面,整个桌子成U型,男人坐在主桌处,桌子里面的面积还是蛮大的。

十五分钟后,会议开始,苏玖也听不见他们讲什么。

男人伸手,她就朝他的手臂狠狠的咬一口,忽然,苏玖眼珠子转了转,朝男人的大腿处咬去,男人的身子很明显的有些僵住。

都说那里是男人的敏感点,她就要咬,但此时此刻,他肯定拿她没办法。

男人讳莫如深的眸越发的深邃,姿态却仍如常,一场会议,将近接近半个小时,男人这才站起。

桌上的帘幕掀开,苏玖站起,却被男人勾住,眸色深深。

“说了,不要gouyin我。”

“gouyin你又如何?“苏玖笑着道。

她算是看出来了,这男人虽然霸道,还容易发情,但是自制力很强,她不愿意,就不会发生某些事。

此时,似是看透苏玖的想法,皇甫爵忽然俯过来,将她困在桌子与她之间。

他慢慢往下,苏玖半个身子已经躺在桌子上,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她甚至能清晰的看到他脸上的每一处。

男人眸色很深,鼻梁挺直,薄唇,每一处都如刀工凿成,不止这样,男人的皮肤也很好,没有一点毛孔。

终于,他停止往下,但两人的距离已经很小,一说话,两人的唇都会轻轻擦过。

就着这个距离,皇甫爵对苏玖道,“不要高估男人的自制力。“

说完,却立刻放开她,转身走出会议室。

苏玖脸却通红。

她立在那里,拍了拍自己的脸颊。

天哪,她方才,竟然对自己行为不轨的男人犯花痴了!

懊恼的摇了摇头,苏玖便往医院奔去。

皇甫爵刚回到宫内,傅景臣便立刻像风一样的奔出御医处。

“哇塞,皇甫爵,竟然真的被你找到……“

冰冷的眼神打断傅景臣的话,皇甫爵沉声对周围道,“你们都退下吧,傅医生,在会议室等我。”

“是!”傅景臣立刻恭敬的应道,然,眼神中却是止不住的狂热,根本未曾在意周围人异样的眼光。

一进会议室,傅景臣就立刻道,“你给我的血液,就是至阴至纯!哇塞,皇甫爵,你有救了!”

皇甫爵却没有傅景臣那般兴奋,他早已料到这个结果,采取血液,不过是想证实一下。

今日,他带她进会议室,并未吃药,苏玖咬他出血,他确实感觉到体内的血性不再那么狂热。

只是这女人,太不安分,竟然咬他那里……

4

似是想到什么,傅景臣朝皇甫爵挤眉弄眼道,“我听说,你在S国遇刺,却没有正面冲突,药应该吃完了,当时应该发情了吧,是不是就是那时候和人家……”

“没有,她咬了一口。“皇甫爵回道。

“是了,你的血当时太过膨胀,她咬你就可以释放你体内的血性,缓解你的雄性,稀释你的血液,起到镇定的作用。”傅景臣说到后面就没正经,“但这不是什么长久之计,现在是你的血初次得到释放,所以比较敏感,过了几次,咬出个窟窿来也没用,除非……”

傅景臣有意卖个关子,皇甫爵扫他一眼,傅景臣就立马耸耸肩,说出来。

“除非你和她有更亲密的接触,让你的血和至阴至纯血真正融合,这样慢慢的就会平衡下来,不多,一个礼拜一次就好。“

傅景臣苦着脸说道,但神情倒没有一丝难过,反而乐在其中。

皇甫爵微微扫他一眼,薄唇轻启,“亲善大使最近有意问我你有无婚配,要不把他女儿许配给你,这样别人也不会误会你,如何?”

“算了,你还是饶过我吧!”傅景臣苦着脸说道。

他这人最怕结婚,要不是拿zongtong当挡箭牌,怕是家里早已逼婚了!

……

“爸,你醒了?”苏玖刚走到病房,便看到叶叔在小声与苏博弈说话,欣喜的跑过去。

苏博弈刚醒来,还有些力不从心,他缓慢的回头,看着自己的女儿,吃力的摸了摸她的头,温和的笑着道,“小玖,你瘦了。”

苏玖使劲笑着摇了摇头,“没有,我胖了些,倒是你,我不在身边,也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

声音中带着责怪,更多的却是藏在里面的关心。

“大小姐,你真有本事,竟然能够借到那么多资金,让苏氏重新上轨。“此刻,叶浩楠激动的说道,”这下好了,苏总醒了,苏氏度过危机,一切都雨过天晴了!“

苏玖皱眉,借资金?

“小玖,这个借钱给你的朋友是谁?可靠吗?”苏博弈看向苏玖,担心地问道。

小玖长得漂亮,这他一向知道,但若是为了苏氏她以自己为代价,那么他宁可不要苏氏。

“爸,想什么呢,这个朋友是我一个采访对象,女的,可有钱了!你放心,她很可靠,爸,我给你削个苹果吃吃!“苏玖立马眨眨眼,笑着说道,一点都不像撒谎。

若是不给个答案,她可不敢保证父亲的想象力最终会演出怎样的剧情来。

但,苏玖心里也犯嘀咕,谁有那么多钱?

不会真的是那个男人吧?!

此刻,电视内突然出现zhengzhi新闻,前几日zongtong去S国进行访问的画面,苏玖正低头削着苹果,叶叔感慨道,“咱们A国的zongtong真是了不起啊,长得又帅,还能将国家整治的这么好,还那么年轻,简直就是无可挑剔!”

苏玖听到长得帅,有些不以为然,叶叔的审美观她还是懂的,但还是抬头看了一眼。

然而,此刻,却已转成女主播播放下一条新闻的画面。

苏玖也不以为意,zongtong能给她钱吗?能帮她撑起苏氏吗?

不能!

那她关心他干啥!

说到底,苏玖也是个很现实的人,做自己喜欢的工作,能够保护好自己的家人,生活平静而充实。

这,就够了!

至于zongtong这样的大人物,那还是留给其他人关心吧!

苏博弈身体还算硬朗,就是有先天性心脏病,受不得刺激,苏玖平时工作忙,飞来飞去,没时间和父亲聊天,下午的时光,也就在两人的絮叨之中度过了。

苏玖去给苏博弈买晚饭,刚走出医院,手中的手机便蓦然震动,是一个未知号码。

犹豫了半刻,苏玖这才接通电话,男人低沉的嗓音透过电话传来,“你在哪里?”

没有自我介绍,但光听声音便知是谁。

不过,他怎么有她的号码?

“医院。”苏玖皱了皱眉,终是忍不住问道,“苏氏的事,是你帮的?”

男人沉默了片刻,这才慢慢的应道,“恩。”

乖乖,这人真有钱!

苏玖心下惊愕,男人此时又道,“一个小时后我派人来接你一起吃饭。”说完,男人便挂断电话,根本没有给苏玖拒绝的机会。

苏玖也无所谓,虽说男人只是完成他们的约定,但这么大的忙,当面谢谢人家也是应该的。

将父亲晚餐买好,找了个借口,苏玖便站在医院外等,一刻钟内,一辆低调的奥迪停在她的面前,苏玖上车,弯弯绕绕大概两个多小时,车便停在一幢别墅前。

复古的欧式建筑,掩映在层层绿树之中,若从外看去,还真不容易发现。

门口站着穿着绿色军装的小战士,唰唰唰的对着苏玖敬标准的军礼,苏玖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回礼,只不过回的歪歪扭扭。

推开门,一张长椭圆形的圆桌摆在正*,菜品不多但很精致,仆人将主桌右手边的椅子推开,“苏小姐请坐。“

苏玖顺理成章的坐下,皇甫爵未出现,她便拿出手机消磨时光。

大场面她见多了,也不觉得拘束,曾经有位女强人故意给她找茬,她也淡定自如,直播时,笑眯眯的连问几个犀利问题,反而让那位女强人不敢作了。

助手沈铅铅给她发了好几条微信,说她上次突然从A国回来,把采访拎在一边,李姐都快炸了,攒着可大的火气就等她回来了,还附赠了个抹脖子的表情。

苏玖笑了笑,回了沈铅铅信息,仆人见苏玖竟然在玩手机,微微皱了皱眉,但也不好说什么。

门突然打开,周围齐齐站起身,尊敬的喊道“阁下”,苏玖抬头,正好对上皇甫爵的眼睛,坐在那里,还保持着拿着手机的姿势。

在这种仗势下,苏玖有些囧,尴尬的把手机塞进包里,刚准备站起身,皇甫爵已经开口,“吃吧。”

“噢。”苏玖也不客气,见皇甫爵开始动筷,自己也夹起来,第一筷,便是一个大块的红烧肉。

皇甫爵抬头微微看了她一眼,她扎着简单的马尾,没有化妆,眼角微长,吃的津津有味,全然不觉不对。

这么多年,还没有人敢在他面前这样吃饭。

那些名媛,吃饭都十分小口,或者吃几口便饱了,个个都跟仙女似的不食人间烟火。

他第一次有了和人一起吃饭的感觉,而不是单单被别人盯着看着揣度着如何小心翼翼讨他欢心。

“她是唯一一个可以缓解你毒性的人,只要你和她保持一个礼拜一次的亲热,你就可与常人无异。”

苏玖咬着红烧肉,伸出舌头微微一卷,唇瓣泛着些许油光,皇甫爵眸色一暗,撇开目光,拿起桌旁的温水,喝了一大口。

转载自“超儒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