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最新最新

舞蹈演员个人简历模板(舞蹈演员简历个人介绍)

投稿 投稿 2023年01月23日 04:02:15 【最新】 13人已围观

摘要-舞蹈、音乐、电影这三个哪个不能缺失?-这三个都可以缺失。

- 舞蹈、音乐、电影这三个哪个不能缺失?-

这三个都可以缺失。

- 钱、爱情、乐趣,这三个排序你怎么排?-

乐趣、爱情、金钱。

- 你觉得自己是一位艺术家吗?-

我是。

这是尹昉接受采访的时候的回答。

他说他是艺术家,但是他说

这不是指一种身份,而是一种对待生命的方式。

他,有点儿意思。

今年36岁的尹昉身上的标签很多:

学霸、舞蹈家、演员、艺术家、丈夫、父亲……

最知名的便是他演员这一身份。

从一般的从电视发展到电影的演员不一样,这位非科班出身的演员的路径是

从大银幕转向了小荧屏。

如果有所谓的电影脸的概念,那尹昉算得上光影偏爱的长相。

骨骼分明,性感的厚嘴唇,两边方正的下颌角,有韧劲儿、有艺术气质、有少年气、有个性、有野性……

经得起推敲,耐人寻味,故事感足,可塑性强。

明明有辨识度,但也很容易让人记不住。

这是让各位导演偏爱的脸。

崔健、杨庆、李睿珺、林超贤、韩寒、曾国祥、许鞍华,都喜欢用他。

出道作是崔健慧眼识珠将尹昉挖掘出来的作为其处女作男主的《蓝色骨头》。

作为素人的尹昉,完全凭直觉表演,但真实、自然、内敛的演法也让不少导演找上了门。

他一边在文艺片里当主角,一边在商业片里当配角。

《火锅英雄》里,他是暴戾乖张的带着孙悟空面具的匪;

《路过未来》里,他是痞帅重情的社会青年;

《红海行动》里,他是怯懦中带着韧劲儿的观察员李懂;

《少年的你》里,他是充满正义的警察郑易;

《飞驰人生》里,他是赛车手洪阔;

《一点就到家》里,他是李绍群;

《第一炉香》里,他是卢兆麟……

大热影片也有,但还是缺少一个代表作让观众记住他。

近些年,他转向了电视剧。

《新世界》里,他饰演冲动、幼稚、莽撞、我行我素却重情重义的徐天;

《猎狼者》里,他饰演愣头青警察秦川;

《亲爱的生命》里,他饰演性格幽默、尊重女性的医生刘念白;

《天下长河》里,他饰演一片赤诚、真情真性、活得自在的陈潢。

塑造了这么多角色,演技不能与老戏骨比,但是在同年龄段也算可圈可点,只是没啥流量。

微博粉丝区区八十万,一方面是不走流量路线所致,但更多的是他的刻意而为。

出道8年的尹昉,一直有意地与娱乐圈划清界线。

“娱乐圈有些东西,我觉得没有不必要去做,不想成为其中的一份子。”

有人夸是清高,出淤泥而不染,也有人贬为装X,做作。

但他的所作所为,倒是颇有一番艺术家的做派。

连韩寒都说他有着老艺术家的气质。

尹昉,确实很敢做,不会对任何东西妥协,唯独自己的内心。

35岁,他刚刚小火,却猝不及防在微博上公布自己的的妻子和女儿。

结婚生子一步到位,确实让人意想不到。

网友总结得好:

“还没上位,先当上爹了,牛!”

官宣的时候没有任何的思想负担,完全随心。

就像他三十年来的所做的每一个决定一样,

说做就做,说不干就不干了。

尹昉是个长沙娃子,两岁因为身体弱,被父母送去学习舞蹈。

11岁去了北京,考上了北京戏曲艺术职业学院的*芭蕾舞蹈团。

学了15年,本来在稳稳当当地朝着一名舞者的方向发展。

但是他却不干了。

“我从小就觉得自己不会是一个特别平凡的人。”

他觉得舞蹈无聊且枯燥。

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坚持,因为“坚持才能成功”。

但是尹昉的字典里面可没有“坚持”这两个字。

他的字典里面全是“自由”两个字。

“自由。首先是坦荡的,然后是无所畏惧的。”

从小到大,

独立

是父母赋予他的权利。

然后在这种无畏之下,他去参加了高考。

尹昉考上了

北京师范大学

取得了

舞蹈学和工商管理学

的双学士学位。

毕业后,他也不知道想做什么,也很迷茫。

就随大流海投简历。

只有一家公司录用了。

那是一份

类似经纪人的职业,底薪有1500元

一年半以后,他受不了了。

指标、业绩、焦虑、压力消耗着他,也透支着他。

后来的尹昉也有意识地拒绝了很多媒体采访。

因为全部都是重复的问题,

不断地输出之后没有任何收获

,这没有任何意义。

整个人不是被补给的,不是在被丰富的,对他而言,这已经没有了继续下去的必要。

尹昉是这样的人,如果看不到一件事情的意义,那就不会逼自己去接受,或者说被一些东西所捆绑所束缚。

“我没有办法把压力变成动力,所以压力来的时候,我有时候会去规避,或者会想一些方式让它不变成压力。”

于是他裸辞了。

待业在家的他什么也不做,每天不是看书,就是在看演出。

尹昉没想到一场演出,让他找到了新出路。

那是德国现代舞蹈家

皮娜·鲍什的《穆勒咖啡屋》。

他爱上了这种自由的,没有标准的,富有生命力的舞蹈。

或者说,他重新爱上了跳舞。

他知道自己到底喜欢什么,真正追求的东西了。

尹昉向

北京当代舞蹈芭蕾舞团

投了简历。

然后被录取了。

参与全国各地,全世界各地的巡演,尹昉找到了探索自己的新轨道。

重新出发,他不再仅仅是一个舞者,他还成为了一名舞蹈创作者。

尹昉创作的后现代舞蹈

《斗拱》还登上了国家大剧院

的舞台。

渐渐地,他发现自己的创作不再被舞蹈团所容纳而变得处处受限。

尹昉选择了离开,他

做了自由舞者。

他成为了一名

在全球专业舞台上拥有自己编导作品

的舞蹈艺术家。

在他身上,转身离开,重新开始一直都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

没有太多的包袱,轻身上阵,尹昉是不存在内耗的。

艺术大抵上是共通的,所以在被挖掘当演员的时候,尹昉是有表演的天赋的。

在跟《路过未来》的导演见面的时候,她讲了剧本里的故事。

听到那句

“打开窗就看到世界”

的尹昉,眼睛发红了。

他感受到了主角作为一个底层人物对美好的憧憬。

尹昉的感性和悟性,是演技的开始。

“就是你在通过一个艺术的语言,进入另外一个世界,或者创造一个世界,然后让这个体验感更丰富、更神奇、更美。”

他的天赋在于自己的感受力和理解力,他没有什么表演技巧,完全靠挖掘角色的内心世界。

所以相对于演好每一场戏,他更擅长于演好一个人。

《新世界》除了70集的冗长外,其余的大部分火力都集中到了尹昉饰演的

“徐天”

这个角色。

在人设是“莽撞冲动不过脑”的不利情况之下,尹昉的演技也备受质疑。

他一向都用笨办法,孙红雷也说他

演戏单纯直接。

在戏中,青梅竹马被杀后,为了营造极度悲伤的情绪,

不断地蹲下起立

,让大脑处于缺氧状态,结果直接晕了过去,

下巴还被缝了5针

因为舞蹈,他相信身体能呈现出来最真实准确的状态。

面对人设差的吐槽,他很直接:

“大家老说‘人设差’,但是‘人设’这个东西太套路了,为什么不说‘人’呢?人的复杂性是远远超过人设的。”

对于观众而言,尹昉的演技有很大的进步空间,对于他自己而言,他让自己变成“戏痴”,更多是让自己变成戏中人,

完成自己对人生的探索。

“有时候我会觉得人生挺虚无的,也不知道它的意义在哪儿。但是拍戏之后觉得人生就像演戏一样,

让我觉得是实实在在的一种存在。

尹昉不断变换人生轨道的行为,看似在不断逃避,其实他很坚定。

外在所谓的成功,外化的事情从来都不是他的目标。

“要是去追求大家公认的一种成功、一种卓越,我觉得我不行,我没有想赢的动力。我得按自己的方式来。”

他想要的是体验,想要追寻的是

人生的意义和对自我的探索

比如爱情,比如婚姻,比如家庭。

2019年,在舞蹈《混沌》中与吴孟柯相遇。

她是

荷兰舞蹈剧场的终身签约舞者

,当她因为档期不得不满世界跑的时候,他跟随着。

也不是爱慕,只是得对舞蹈负责,要不断排练。

慢慢地,他发现对方和自己有着十分投契的人生追求,都在追求体验感。

两个人都很文艺,惺惺相惜,默契十足,也暗生情愫。

女生觉得对方细心有才华有品位,男生觉得对方感性又热闹。

一起练舞,一起旅行,一起拍照,一起走进了爱情,一起孕育了新生命。

一切都顺其自然,但是对于尹昉这个向往自由的人来说又显得有点不可思议。

曾经的他也害怕会抽掉自己的一部分自我,但是现在的他把理想和现实平衡得很好。

尹昉向往的是“不求同甘,但求同苦”的爱情。

而一旦他想做的事情,他都会义无反顾地去做。

“我的强大在于,我好像可以接受所有的发生。”

曾经他一个人徒步在西藏翻了一座又一座的山头。

从派镇出发翻过多雄拉和嘎隆拉两座雪山,

连续徒步6天

。路上有很多蚂蟥,腿上常常是血流不止。

他也曾经在北海道滑雪,

滑了三天三夜

“如果计划好了再走,感觉挺无趣的,好好体会每一分每一秒就行了。”

尹昉整个人是统一的,他就是在享受生命。

而生命如果要有意义的话,那需要的是无数个瞬间的体验的结合,那是生活的厚度。

他说,他算是一个自恋的人。

“我真正自恋的,是我很爱我生命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