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最新最新

西游记唐僧动心过吗(西游记唐僧动过情吗)

投稿 投稿 2023年01月23日 02:02:41 【最新】 2人已围观

摘要《西游记》里的唐僧,一直是以一个严守戒律、不近女色的形象出现的。但唐长老真的那么坚定吗?他是否也动过凡心?令人意外的是,在原著中,唐僧与女儿国王之间,并没有86版《西游记》电视剧中表现的那样两情相悦,大家是被杨洁导演误导了。接下来一笑就来对唐长老的桃花运进行细致的盘点分析——四圣戏禅心

《西游记》里的唐僧,一直是以一个严守戒律、不近女色的形象出现的。但唐长老真的那么坚定吗?他是否也动过凡心?令人意外的是,在原著中,唐僧与女儿国王之间,并没有86版《西游记》电视剧中表现的那样两情相悦,大家是被杨洁导演误导了。接下来一笑就来对唐长老的桃花运进行细致的盘点分析——

四圣戏禅心

当黎山老母化作的中年美妇要求招赘时,唐僧的反应是:

三藏坐在上面,好便似雷惊的孩子,雨淋的虾蟆,只是呆呆挣挣,翻白眼儿打仰。

八戒要唐僧回应时

那师父猛抬头,咄的一声,喝退了八戒道:“你这个孽畜!我们是个出家人,岂以富贵动心,美色留意,成得个甚么道理!”

三打白骨精

白骨精变成俏村姑送饭,八戒将其引荐给唐僧时

三藏一见,连忙跳起身来,合掌当胸道:“女菩萨,你府上在何处住?是甚人家?有甚愿心,来此斋僧?”

妖精回答后,唐僧又说:

“女菩萨,你语言差了。圣经云: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你既有父母在堂,又与你招了女婿,有愿心,教你男子还,便也罢,怎么自家在山行走?又没个侍儿随从。这个是不遵妇道了。”

在白骨精表示要将午饭斋僧时,三藏再三推辞。——这符合正常的出家人做派。

敷衍女儿国

至于86版《西游记》电视剧中,大肆渲染的女儿国一节,在原著中唐僧没有那么多心理活动。

女儿国国王与唐僧头次见面,还是女王主动。

女王看到那心欢意美之外,不觉淫情汲汲,爱欲恣恣,展放樱桃小口,呼道:“大唐御弟,还不来占凤乘鸾也?”三藏闻言,耳红面赤,羞答答不敢抬头。

那女王走近前来,一把扯住三藏,俏语娇声,叫道:“御弟哥哥,请上龙车,和我同上金銮宝殿,匹配夫妇去来。”这长老战兢兢立站不住,似醉如痴。

接着,三藏没及奈何,只得依从,揩了眼泪,强整欢容,移步近前,与女主:

同携素手,共坐龙车。那女主喜孜孜欲配夫妻,这长老忧惶惶只思拜佛。一个要洞房花烛交鸳侣,一个要西宇灵山见世尊。女帝真情,圣僧假意。女帝真情,指望和谐同到老;圣僧假意,牢藏情意养元神。一个喜见男身,恨不得白昼并头谐伉俪;一个怕逢女色,只思量即时脱网上雷音。二人和会同登辇,岂料唐僧各有心!

骗到通关文书,送徒弟出城门后,

长老慢下龙车,对女王拱手道:“陛下请回,让贫僧取经去也。”

身陷琵琶洞

琵琶精掳走唐僧后,唐僧更多的是害怕。

三藏沉思默想道:“我待不说话,不吃东西,此怪比那女王不同,女王还是人身,行动以礼;此怪乃是妖神,恐为加害,奈何?我三个徒弟,不知我困陷在于这里,倘或加害,却不枉丢性命?”

那女怪弄出十分娇媚之态,携定唐僧道:“常言黄金未为贵,安乐值钱多。且和你做会夫妻儿,耍子去也。”这长老咬定牙关,声也不透。欲待不去,恐他生心害命,只得战兢兢,跟着他步入香房,却如痴如哑,那里抬头举目,更不曾看他房里是甚床铺幔帐,也不知有甚箱笼梳妆,那女怪说出的雨意云情,亦漠然无听。好和尚,真是那:

目不视恶色,耳不听淫声。他把这锦绣娇容如粪土,金珠美貌若灰尘。一生只爱参禅,半步不离佛地。那里会惜玉怜香,只晓得修真养性。那女怪,活泼泼,春意无边;这长老,死丁丁,禅机有在。一个似软玉温香,一个如死灰槁木。那一个,展鸳衾,淫兴浓浓;这一个,束褊衫,丹心耿耿。那个要贴胸交股和鸾凤,这个要画壁归山访达摩。女怪解衣,卖弄他肌香肤腻;唐僧敛衽,紧藏了糙肉粗皮。女怪道:“我枕剩衾闲何不睡?”唐僧道:“我头光服异怎相陪!”那个道:“我愿作前朝柳翠翠。”这个道:“贫僧不是月阇黎。”女怪道:“我美若西施还袅娜。”唐僧道:“我越王因此久埋尸。”女怪道:“御弟,你记得宁教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唐僧道:“我的真阳为至宝,怎肯轻与你这粉骷髅。”

他两个散言碎语的,直斗到更深,唐长老全不动念。

雅集荆棘岭

荆棘岭杏仙出场后,也是女方主动,唐僧却像患了异性过敏症一样,认定了这些妖精要害他。

那女子渐有见爱之情,挨挨轧轧,渐近坐边,低声悄语呼道:“佳客莫者,趁此良宵,不耍子待要怎的?人生光景,能有几何?”

三藏听言,遂变了颜色,跳起来高叫道:“汝等皆是一类邪物,这般诱我!当时只以砥砺之言,谈玄谈道可也,如今怎么以美人局来骗害贫僧!是何道理!”

三藏大惊失色,凭他们怎么胡谈乱讲,只是不从。

接下来,那女子陪着笑,挨至身边,翠袖中取出一个蜜合绫汗巾儿与他揩泪,道:“佳客勿得烦恼,我与你倚玉偎香,耍子去来。”长老咄的一声吆喝,跳起身来就走,被那些人扯扯拽拽,嚷到天明。

目迷蜘蛛精

可到了蜘蛛精这里,唐僧第一次动心了。不信请看原文:

长老见那人家没个男儿,只有四个女子,不敢进去,将身立定,闪在乔林之下,只见那女子一个个,闺心坚似石,兰性喜如春。

这一看看了多久呢?

少停有半个时辰,一发静悄悄,鸡犬无声。

你现在去外面上盯着一群姑娘看五分钟试试,不出一分钟你就会被人骂作流氓,唐僧可足足看了不少于半个时辰,也就是现在的一个多小时啊!

一个多小时后,唐僧才想起来:

“我若没本事化顿斋饭,也惹那徒弟笑我,敢道为师的化不出斋来,为徒的怎能去拜佛。”长老没计奈何,也带了几分不是,趋步上桥。

又走了几步,只见那茅屋里面有一座木香亭子,亭子下又有三个女子在那里踢气球。

踢气球这段描写得很详细

飘扬翠袖,摇拽缃裙。飘扬翠袖,低笼着玉笋纤纤;摇拽缃裙,半露出金莲窄窄。形容体势十分全,动静脚跟千样躧。拿头过论有高低,张泛送来真又楷。转身踢个出墙花,退步翻成大过海。轻接一团泥,单枪急对拐。明珠上佛头,实捏来尖靴。窄砖偏会拿,卧鱼将脚跘。平腰折膝蹲,扭顶翘跟躧。扳凳能喧泛,披肩甚脱洒。绞裆任往来,锁项随摇摆。踢的是黄河水倒流,金鱼滩上买。那个错认是头儿,这个转身就打拐。端然捧上臁,周正尖来潠。提跟潠草鞋,倒插回头采。退步泛肩妆,钩儿只一歹。版篓下来长,便把夺门揣。踢到美心时,佳人齐喝采。一个个汗流粉腻透罗裳,兴懒情疏方叫海。

描写得如此详细,足以证明唐僧看了很久。后面作者也说了:

三藏看得时辰久了,只得走上桥头,应声高叫道:“女菩萨,贫僧这里随缘布施些儿斋吃。”

被蜘蛛精抓住后,唐僧“虽然苦恼,却还留心看着那些女子。”

当蜘蛛精脱衣服时,唐僧可没闭上眼睛不看,反而暗自忖道:

“这一脱了衣服,是要打我的情了,或者夹生儿吃我的情也有哩。”

这个“情”是指什么?想必老司机们都明白,一笑就不做解释了。

为什么唐僧一下子就担心起自己的“情”了呢?

因为这七个蜘蛛精实在太美了,书中是这么描写蜘蛛精的:

娇脸红霞衬,朱唇绛脂匀。蛾眉横月小,蝉鬓迭云新。若到花间立,游蜂错认真。

蹴踘当场三月天,仙风吹下素婵娟。汗沾粉面花含露,尘染蛾眉柳带烟。翠袖低垂笼玉笋,缃裙斜拽露金莲。几回踢罢娇无力,云鬓蓬松宝髻偏。

就连孙悟空看了,都说:

“怪不得我师父要来化斋,原来是这一般好处。这七个美人儿,假若留住我师父,要吃也不彀一顿吃,要用也不彀两日用,要动手轮流一摆布就是死了。”

这些蜘蛛精为什么这么美?因为它们是依照天上七仙女为模板变化的。这点当地的土地公予以证实了。

土地道:“小神力薄威短,不知他有多大手段,只知那正南上,离此有三里之遥,有一座濯垢泉,乃天生的热水,原是上方七仙姑的浴池。自妖精到此居住,占了他的濯垢泉,仙姑更不曾与他争竞,平白地就让与他了。我见天仙不惹妖魔怪,必定精灵有大能。”

为什么七仙女不与这七个蜘蛛精争这个泉水呢?

因为女孩子天生就对丑陋的昆虫感到不适。你想想,你发现浴池里出现了几只毛茸茸的大蜘蛛,你还肯进浴池洗澡吗?这样的浴池又不止一个。

而且这虫子看着恶心,打死也脏了手,还不如换个地方呢。

还一种可能是:七仙女知道濯垢泉是唐僧西天取经路上九九八十一难的必经一难,她们不想牵扯进来,淌经这趟“浑水”,所以干脆借此回避了。

七个蜘蛛精占了濯垢泉后,修为得到了进一步提升,于是便依照七仙女的样子化了形,所以才有了这堪比天仙的容貌。

为此,蜘蛛精收养的七个昆虫儿子才给自己干娘贴金,也为自己壮声势说:“我乃七仙姑的儿子。”

唐僧这凡夫俗子,何曾见过如此多的“仙子”,动了心也不足为奇了。

蜘蛛精化成七仙女的样子还得了个好处——孙悟空没有趁着蜘蛛精洗澡时打杀她们,一方面是怕“低了名头”,另一方面也是多少有点对七仙女的愧疚之情——当年在蟠桃园定住了七仙女,让她们完不成任务,怎么也算孙悟空的错。所以孙悟空见到酷似七仙女的蜘蛛精,不由得手下留情了。

至于网上有人说七个蜘蛛精就是七仙女,那也只能说是一家之言,姑妄听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