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最新最新

被说凡尔赛是讽刺吗(如何讽刺凡尔赛)

投稿 投稿 2023年01月20日 16:02:04 【最新】 8人已围观

摘要相传李白十八岁未出川之前,隐居在匡山读书,闲暇时经常到附近的州郡旅游。当时李白听说渝州来了一名刺史,是大大有名的诗人兼书法家李邕,并且他很喜欢交朋友,于是上门拜访。结果,在宴席间谈话的时候,不知道李白是吃多了四川泡菜,口气太大,还是因为他讲话的方式有点“凡尔赛”,引发了刺史李邕不满,遭到了李邕的讥讽。

相传李白十八岁未出川之前,隐居在匡山读书,闲暇时经常到附近的州郡旅游。当时李白听说渝州来了一名刺史,是大大有名的诗人兼书法家李邕,并且他很喜欢交朋友,于是上门拜访。

结果,在宴席间谈话的时候,

不知道李白是吃多了四川泡菜,口气太大,还是因为他讲话的方式有点“凡尔赛”,引发了刺史李邕不满,遭到了李邕的讥讽。

离席之际,聪明的李白也看出李邕对他的轻视,于是写了一首诗,告诉李邕“莫欺少年穷”。

这首诗用语浅近直白,缺乏余味,了无新意,并且显得有点敌意,

是《李太白全集》中的“存疑之作”。不过诗中涉及一些典故,还是挺有趣味的。

一、《上李邕》原作赏析

《上李邕》——唐·李白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假令风歇时下来,犹能簸却沧溟水。

世人见我恒殊调,闻余大言皆冷笑。

宣父犹能畏后生,丈夫未可轻年少。

诗歌意译:大鹏鸟终有一日会随风而起,扶摇直上九万里高空。即使风停了,大鹏鸟从天上掉下来了,它那庞大的身躯也能震荡起沧海之水。

世间人因为我讲话总是与众不同,于是一听到我讲话,就一齐发出冷笑。孔子都知道后生可畏,大丈夫们,切不可轻视少年人。

大鹏鸟的典故出自《庄子·逍遥游》

,文章中的大鹏是神话中的大鸟,它的背宽“不知其几千里也”。

诗的第一句和第二句中,

作者把自己比成这只神鸟,他说只要借得风势,自己终有一日会扶摇直上九万里。这是在夸耀自己是个人才,

是非常自恋的说法。

紧跟着在诗的三、四句里作者又说:即使风突然停了,我从天上摔下来,以我这么庞大的躯体,也能让沧溟颠簸震荡。这就是说:

我这么厉害,这么了不起。我若是折了翼,也不可能无声无息地消失,总要弄出一点大动静来。

跟着第五、六句就愈发厉害了。作者说:你们看我的观点老是与你们不一致,所以我一讲话你们就冷笑。你以为这是作者在抱怨吗?其实也不是呢,

他是在借老子的话骂人呢。

《道德经》中说: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

。意思是说:道这样的东西,下等士是根本听不懂的,他们听到了反而会觉得好笑。

最末两句中,作者借孔子的话说了一个十分浅白的道理:宁欺白发翁,莫欺少年穷。这个宣父,就是孔子。

《唐书·礼乐志》记载:贞观十一年,皇帝下诏尊孔丘为宣父。

《论语·子罕》记载,子曰:后生可畏,焉知来者之不如今也?

孔子都这样说了,你们这帮人可不要小瞧我这个年轻人哦。

这一首诗和李白同时期别的诗,区别还是比较明显的。并且诗中论调完全是老生常谈

唯一可以说的是,“口气特别大”

。真像是一个少不更事、豪气干云的少年人口吻。

因此作为“存疑”之作,被保留了下来。

其实除了语气和诗风不太对之外,这首诗的可疑之处还在于背景故事中涉及的李邕和李白,与正史记载略有不同。

二、李邕与李白的交游真相

《旧唐书》中的李邕是唐代著名的书法家兼诗人,他少年时代就很出名,武则天时期在宫中当过左拾遗。

开元十三年,唐玄宗封禅泰山,东归的时候,李邕赶来见驾,并送上了自己写的几篇文章,深得玄宗赞赏,于是颇为自傲。大概还经常向人吹嘘,结果得罪了中书令张说。结果两年之后,被张说抓住把柄一顿猛收拾,贬官到钦州遵化当了县尉。

李邕是一个特别爱交朋友的人,他平时喜欢写点诗赋去换钱,拿到钱了就请朋友的客。钱不够的时候,他就挪用公款。《旧唐书》评价他是贾生、信陵君那样的人物。

当权者总觉得他有问题,于是把他外放为官。

李邕在民间的名气非常大,他行走在长安、洛阳一带,经常有不认识他的后生在马路旁边围观。不过他虽然有才华,但是因为太喜欢交友,招到别人嫉妒。后来在李林甫当政的时候,因为受到别人牵连,以七十高龄被杖毙。

李邕开元六年任渝州刺史,李白当时去见过他是有可能的。李邕虽然曾经因为玄宗的夸奖而骄矜,但是并不代表他在任何时间都是特别自傲的人。

李邕性格任侠,爱交朋友,并且仗义疏财。他为“养士”与交友,最后不惜走上贪财行贿的道路,为自己的死埋下了伏笔。

李邕在为东海太守时,一名妇女因为提刀杀死谋害丈夫的凶手,被判处极刑。他了解到真相后,上书为妇女求情,引发轰动。四十多岁的李白听到这个故事,马上写了一首《东海有勇妇》,歌颂这件事。

从他的见义勇为,仗义疏财的性格来看,他和李白是非常相近的。

所以,他不太可能在李白十八岁的时候,因为妒忌李白而轻视他。而李白也不可能对他怀有敌意,在诗中直接把他贬为“下士”。

李白二十岁以前诗风已经很成熟,他好用夸张的比喻与修辞,诗句总是留有余味。而《上李邕》这首诗总体上来讲,除了大鹏坠海,谈不上任何想象力,讲述主题也缺乏新意。

唯一可以说的是,“口气很大”。倒有一点像写“我辈岂是蓬蒿人”的自恋调调,所以就这样被存进了他的全集。

毕竟谁也不能保证,十八岁的李白就不会偶尔来弄一下“凡尔赛文学”。

结语

这一首诗的亮点在于诗的第五、六句,作者比较隐晦地借用了《道德经》的原文来讽刺看不起他的人,是属于“下士”。

他声称自己讲的是“道”,“下士”非但听不懂,反而会觉得可笑。

但他并不害怕遭到别人的嘲笑,因为只有庸人觉得好笑的,才是宇宙间的真理。

那么,

老子话中指的“下士”是什么样的人呢?是指愚蠢的笨蛋或者才德不好的人。所以这一首诗无疑在是说:恕我直言,在座的诸位,都是“垃圾”!

假如不是公然受到侮辱,李白怎么可能讲出这样没礼貌的话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