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最新最新

韩东的结局(韩东最后和谁一起了)

投稿 投稿 2023年03月18日 20:01:44 【最新】 4人已围观

摘要在乔邵廷眼里,韩东是个有良心的律师。良心这个东西,章政没有,旷北平没有,乔邵廷认为自己也没有。这是一句非常非常正面的评价,也是一句顶好的评价,可见在乔邵廷的心里,韩东是个真正的好律师。可这么有良心的律师,却做了一件事,“坑了”乔邵廷,让乔邵廷失去了庇护所,还丢了一切,难道是乔邵廷看错了韩东?

在乔邵廷眼里,韩东是个有良心的律师。

良心这个东西,章政没有,旷北平没有,乔邵廷认为自己也没有。

这是一句非常非常正面的评价,也是一句顶好的评价,可见在乔邵廷的心里,韩东是个真正的好律师。

可这么有良心的律师,却做了一件事,“坑了”乔邵廷,让乔邵廷失去了庇护所,还丢了一切,难道是乔邵廷看错了韩东?

离间乔邵廷和章政

5年前,乔邵廷和章政在旷北平手里干活,旷北平不仅把手里所有的资源都握在手里,还用“违法”的手段,谋取利益。

这让乔邵廷非常不爽。

德治是旷北平开创的律所,他有资源,有人才,有名声,很多人慕名而来,可这些人却不知道,旷北平根本就是个混球,他只管利益,不管受害人的权益,也从不站在道德的角度去体谅别人。

乔邵廷设了一出,让章政拿到了主任一职,挤走了旷北平,旷北平又带着人开创了新的律所,金馥,与德治唱起了对台戏。

韩东跟着旷北平一起离开,与金馥一起成长,如今算是旷北平的得力干将,旷北平和以前一样,依然把资源都握在手里,但是关于乔邵廷和章政的事,他还是会和韩东商量一二。

章政想要入选律协,让旷北平再次看到威胁,新仇旧恨,他想要干掉德治,整垮乔邵廷和章政,于是他找韩东商量对策。

韩东告诉旷北平,章政和乔邵廷其实没有看起来那么和谐,他们之间有很大的问题,只需要稍微提点,就能离间他们。

乔邵廷是十佳律师,又是不败神话,曾经帮助章政当上了主任,拿到德治的合伙人,章政很感激乔邵廷,可随着时间的流逝,所有人都跟着市场变化了,野心变大了,利益至上,而乔邵廷依然如当初,可怜受害人,死磕旷北平,让章政压力三大,于是他心里有了不满。

他想要与旷北平服软,让旷北平放过他,放过德治,和平共处,可乔邵廷在前面,根本不可能。

他想要像旷北平那样,把所有资源握在手里,做一个利益至上的人,可曾承诺过乔邵廷,如今出尔反尔,让他很没面子,加上乔邵廷是合伙人具有发言权,让他心生忌惮,不敢虽然透露自己的野心。

他把乔邵廷当做一把剑,一只狗,早已忘记他是他的兄弟。

而乔邵廷在内外都有好的名声,还把他当做兄弟,让他心里备受煎熬。

章政早就对乔邵廷不满,想要把他赶出去了。

韩东多了解章政,也了解乔邵廷,所以他才说,他们两个人可不像表面的那么信任,只需要给个契机,立马就能分崩离析。

一场事故,邹亮死了,乔邵廷被污入狱,一个月的时间,回来就物是人非。

伤人最深的是身边人。

让萧律师帮助乔邵廷

乔邵廷被关了一个月,被人诬陷杀了人,后来又查明他根本没有杀人。

这个杀人的证据到底是谁提供的呢?谁又是幕后的黑手。

旷北平肯定是其中一个,章政和洪图肯定逃不了,因为这三个人受益最多。

乔邵廷入狱,被吊销了律师证,执业证,不能再执业,也不可能继续当律师,让旷北平可以出口恶气。

乔邵廷在里面一个月,刚好遇上公司年审,他作为合伙人不在,只能把他拿掉重新换个人上去,洪图刚好被顶上。

乔邵廷没了合伙人的资格,也没了发言权,韩律师不顶事,洪图刚上来,一切都是章政说了算,到时候他想干什么,乔邵廷再也没有机会阻止了。

从利益的角度来说,这三个人是幕后黑手的可能性最大。

大家都以为乔邵廷没了律师证,没了执业证,就真的消停了,没想到韩东玩了一出“雪中送炭”的戏码,他把萧律师给送到了乔邵廷身边,让他帮助乔邵廷。

乔邵廷有资源,萧律师有证,两个人配合默契,在很短的时间内,两个人就成了彼此信任的伙伴。

当然韩东也有私心,他想要从乔邵廷手里拿到资源,用乔邵廷的经验免费为金馥创造一个金牌律师,同时还可以赚取外快,还能拿到乔邵廷手里的第一手资料,为自己的职业生涯添砖加瓦。

但是不管韩东的私心如何,他把萧律师送到乔邵廷身边,是真正帮助他,这就足够了。

乔邵廷曾经可以成为不败神话,成为十佳律师,让多少人害怕,只要给他机会,他依然可以很快再次闯出名声,拿到应有的资源。

对于乔邵廷来说,用资源换人情,他也不亏,反正他都准备离开德治了,也没什么留恋的了。

章政露出真面目

看着萧律师和乔邵廷配合默契,常常撇开德治独自接活,让章政有了新的危机。

他以为让乔邵廷和一个新律师合作,他们两个人翻不出什么浪花,毕竟和旷北平作对,多少人都得掂量掂量,没想到萧律师也是个硬茬,真的敢跟着乔邵廷“胡作非为”。

章政怕了。

他好不容易赶走了乔邵廷,想要用乔邵廷作为砖“投诚”旷北平,没想到这个棋子根本不听话,一心想要拉着德治陪葬,他慌了。

如果乔邵廷继续查下去,旷北平肯定不会放过他们,放过德治,这是他不想看到的结局,更重要的是,章政想要参加律协*,乔邵廷继续呆在德治会对他有很大的影响,所里的业务被撬走,乔邵廷手里的资源他不愿意拿出来给所里,这就导致所里双从损失。

于是章政想到了一个法子,赶走萧律师,让乔邵廷无人可用。

为了赶走萧律师,他专门找萧律师的漏洞,找到她违反规则的点,把他送给了韩东,美其名曰让他可以向旷北平交差,其实就是为了自己的私心,想要让乔邵廷停歇,让乔邵廷无人可用。

一旦萧律师走了,其他人真的就不敢和乔邵廷合作了,毕竟旷北平那么强大,多少人愿意为他冒险?

章政是想逼迫乔邵廷入绝路呀。

真心

看到章政逼迫乔邵廷,逼走萧律师,我才真正明白韩东离间章政和乔邵廷的真正原因。

乔邵廷是信任章政的,还想着扶持他登上律协的位置。

但是章政却早已不把乔邵廷当兄弟,而是一把剑,一个马前卒。

韩东早就看出了章政的真面目,他离间乔和章,就是想要让乔邵廷早日看清楚章政的真面目,让乔邵廷不要被章政骗了。

章政早就忘记了初心,不是当初那个少年了。